當前位置:主頁 > 探索 > 科學 > 正文

紀曉嵐臨終前告誡子孫:賤莫做奴役,貴莫貪賄贓

未知 2019-04-27 16:51

來到珠市口西大街241號門口,一個手持煙袋的銅人像擺坐在門側的石凳上,銅人目光犀利,仿佛透過光陰流年看穿世間萬千。

沒錯,這銅人正是被大家稱為“紀大煙袋”的紀昀。紀昀,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云,別號“觀弈道人”“孤石老人”,謚文達,河北獻縣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卒于嘉慶十年(1805)。乾隆十九年進士,生性詼諧風趣,得清高宗乾隆皇帝的信任,官至協辦大學士,是乾隆時期學術領袖之一,曾總纂《四庫全書》并纂定《四庫全書總目》,著有《紀文達公遺集》《閱微草堂筆記》等。

銅人像身后是現存開放的紀曉嵐故居--一個占地面積1570平方米,清式磚木結構、坐北朝南的兩進四合院。據館長介紹,紀曉嵐去世后,其后人將宅子出售。之后幾經易主,于2003年重建后對外開放,陳列有《景城紀氏家譜》《評文心雕龍》《傳世文集》《閱微草堂筆記》及紀曉嵐六世孫女紀清漪捐出的明清瓷器,具有眾多的歷史烙印和深厚的文化積淀。

隨著館長,我們走進故居的第一進院。

第一進院由大門、正房及倒座房組成。正門位于宅院的東南角,五檁硬山頂,合瓦屋面,過隴脊,梁架飾有蘇式彩繪,紅油漆門板。倒座房在大門西側,面闊三間,五檁硬山頂,屋面及裝修均經后代改建。

吸引人眼球的是院內一棵高高的、碩果累累的大樹。據館長說,這棵山海棠樹乃紀大學士親手栽下,如今已是200多歲高齡。此樹奇在每年冬季遭遇雨雪后,依然掛果。剛剛過去的冬季仿佛格外眷顧這棵樹,抬頭望去,滿樹的山海棠果掛在枝頭。

穿過院子,來到第二進院。第二進院的倒座房即正房,面闊五間,其南檐墻為仿歐式風格,屋頂建有磚砌鏤空女兒墻,門窗為拱券式,券門及券窗均雕刻纏枝花卉。

正房是紀曉嵐當年的書房,平面呈倒“凸”字形,為前三后五、前出廊的硬山頂式建筑。堂內北面正中設屏風,上懸啟功先生手書橫匾“閱微草堂舊址”。橫匾下是紀文達公像,兩側有詩人、書法家梁山舟題寫的對聯:“萬卷編成群玉府,一生修到大羅天”,頌揚紀曉嵐完成了總纂《四庫全書》的千秋偉業,成為一代文宗。

也正是在這書房里,晚年的紀曉嵐遣興創作了著名的筆記小說《閱微草堂筆記》。

翻開《閱微草堂筆記》,一個個民俗趣事、里巷異聞,生動呈現。有這么一個故事:清代孫虛船先生還沒登第時,受聘在某家教私塾。一日,主人家母親病危,私塾小童送晚飯來,孫虛船因手頭有事不能馬上吃,就讓小童把飯放在另一間屋的幾案上。忽然,孫虛船看見一白衣人閃進那屋,正在恍惚間,又見一黑衣小個子轉來轉去,倏地一下也閃進了屋。孫虛船走進屋,看見那兩個人正狼吞虎咽吃他的飯菜,便厲聲呵斥,白衣人逃之夭夭,黑衣人因為孫虛船堵在門口出不去,就躲在墻角。

孫虛船就拉了張凳子,坐在門口看他怎么辦。不一會兒,主人踉踉蹌蹌地出來說:“剛才病人說胡話,說兩個小鬼奉命來勾魂,其中一個小鬼被先生堵在門里出不來,誤了期限,死者要挨重罰的。我不知真假,所以出來看看。”孫虛船恍然大悟,那兩個偷嘴的竟是小鬼!他搬著凳子離開了門口,恍惚看見黑衣矮人狼狽地閃進了病人的房間,隨即,哭聲在那個房間里轟然而起。

紀曉嵐借用執行勾魂任務的“小鬼”們偷吃病人家酒飯的行徑,影射當時官府衙門的“小鬼”衙役奸詐貪婪現象。對于清朝官場貪腐,紀曉嵐其實是有著深深的焦慮。因此,在《閱微草堂筆記》里處處可以看到,他借狐鬼以喻人,揭示和批判官場中的明爭暗斗、排擠傾軋現象,痛斥惡吏敲詐百姓的罪行,諷刺當時種種官場詬病。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二十二篇中評價說:“凡測鬼神之情狀,發人間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見者,雋思妙語,時足解頤;間雜考辨,亦有灼見。敘述復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來無人能奪其席,固非僅藉位高望重以傳者。”

紀曉嵐一生為官清廉,先后多次擔任鄉試、會試主考官,為國家選拔、舉薦大量人才,但始終堅持以真才實學為標準、嚴禁考生行賄送禮。紀曉嵐去世后嘉慶帝親筆題寫墓志銘:“敏而好學可為文,授之以政無不達。”

相傳紀曉嵐在去世前,把兒孫叫到床前道:“我以三十一歲入翰林、至今已五十春秋。領纂四庫書時,又得以遍讀世間之書,人間的酸甜苦辣艱辛險阻,可謂全然皆知。有幾句話,你們要牢記在心上:貧莫斷書香,富莫入鹽行;賤莫做奴役,貴莫貪賄贓。”兒孫們一一含淚應諾。

此后,紀家后人收集整理紀曉嵐留下的文章警句和器物銘文匯集成了“紀氏家訓”。其中包含修身、勤學、清廉、勸善多方面,借以教導后人樂守清貧、書香傳家。

“守正規直”,是“紀氏家訓”核心內容之一,紀曉嵐把這四個字刻在一把常用木尺之上,作為自己和子孫的修身準則。

紀曉嵐還為子孫留下了“四戒”“四宜”。“四戒”是“一戒晏起,二戒懶惰,三戒奢華,四戒驕傲”,“四宜”是“宜勤讀,宜敬師,宜愛眾,宜慎食”。言雖質樸卻蘊含深意,教育后人在日常行為中保持勤奮修身、淡泊自持的操守。

作為一代文豪,紀曉嵐對子女的要求充滿了文人氣息。他有一幅對聯,上聯是“過如秋草芟難盡”,下聯是“學似春冰積不高”。既告誡子女要平時不斷修身以糾正錯誤,還教導他們做學問要持之以恒不斷積累。

紀曉嵐身后并未給子孫留下白銀田產,卻為紀氏一門遺留下了一份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而這些,對于我們中華兒女來說,何嘗不是一份文化瑰寶?對于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又何嘗不是一份頗具“風骨”的精神財富呢?

標簽
18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