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體育 > 籃球 > 正文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未知 2019-10-19 09:59

  有人曾經問GE的總裁杰夫伊梅爾特:GE一度是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如今這個寶座已經被蘋果公司取代,緊隨其后的是google,去年創造紐交所最大IPO記錄的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上市首日市值就達2300億美元,兩個月之后便超越了通用電氣,達到2800億美元。有人這樣評論,制造業巨頭用了122年才做到的事情,互聯網新貴用了兩個月便做到了。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杰夫伊梅爾特回答說:Facebook,Google,馬云都做的非常棒,他們都建立了偉大的公司,我想這是好事不是壞事。我還想再提一下,GE是道.瓊斯指數從1896年以來唯一幸存至今的工業公司,我們仍然是世界上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之一,經歷了很多的風風雨雨,我們能預知未來是什么樣的,GE會獲得工業互聯網應有的份額。不只是互聯網,而是將互聯網應用在物理實體中來。而對于物理實體,全世界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我們會利用這種了解獲得工業互聯網最大的份額。互聯網新貴成功了,我們很高興,但是回到工業制造領域,還得看我們GE的。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GE現任總裁杰夫.伊梅爾特

  今天OFweek工控小編給大家帶來一篇硬貨,在油氣行業低迷的市場環境下,產品和服務公司如何在油氣行業乃至制造業領域重振雄風。在2015年的歲尾我們專訪了素有制造業王者之稱的GE公司(通用電氣)石油天然氣集團中國區總裁錢翔先生。

  我們希望通過GE的視角來看工業和互聯網結合是無奈之舉還是制造業王者歸來的必由之路?又能否成為繼金融浪潮、互聯網浪潮之后的又一個可能改變世界的全新方向?GE油氣又如何在斯倫貝謝、貝克休斯、哈里伯頓等世界老牌油服公司環視下走出一條有競爭力和差異化的道路。這將給千千萬萬的產品和服務公司以啟迪。

  在此之前我們先來認識一下這家具有傳奇色彩的公司。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愛迪生在通用公司(中間者)

  大名鼎鼎的發明家托馬斯.愛迪生與金融大鱷J.P摩根在140多年前一起建立了GE這家具有傳奇色彩的制造業公司,也成為道.瓊斯工業指數從1896年以來唯一幸存至今的工業公司,他曾經的總工程師是亨利.福特,沒錯就是造汽車的那位,還有一位被稱為世界第一CEO的杰克.韋爾奇。20世紀90年代,華爾街金融崛起,信貸消費擴張的黃金歲月里,工業巨頭GE也進入了利潤豐厚的金融領域,他的市值一度接近6000億美元!在2000年至2007年曾經一度是世界上市值最高和最有價值的公司,在醫療,航空,油氣,電力和基礎設施等諸多領域都頗有建樹。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而就在2015年4月10日GE公司宣布,將在未來兩年內剝離旗下價值3630億美元的大部分金融業務,以期更加專注于高端制造業。要知道金融服務的收入最高的時候曾占GE收入的一半以上,已經是一家規模巨大的綜合性銀行了。

  GE能夠忍痛割愛強勢回歸制造業是怎樣的一種決心和魄力。GE同時提出了一個有可能是下一個撬動世界經濟前進的杠桿工業互聯網。這被認為是繼金融浪潮、互聯網浪潮之后的又一個可能改變世界的全新方向。所有這些能否給予我們今天中國油氣行業的產品和服務公司一些啟示?

  以下為專訪實錄: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GE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

  石油Link:GE在這一輪油氣行業進入低谷的時候大舉進入,是抄底或失策?

  錢翔:GE進入油氣行業已有20多年的歷史。1994年GE收購新比隆,后來在2007年收購了Hydril和Vecto-Grey,從渦輪機械領域進入石油天然氣行業。20多年來,GE石油天然氣集團已經成長為石油天然氣行業的領先供應商,為包括開采、運輸和終端使用等在內的油氣行業從上游到下游各個領域提供先進的技術設備和服務。客戶遍及全球100多個國家,擁有超過280個制造與服務中心、4.7萬名員工。

  GE看好油氣行業的長期發展。我們的戰略是保持持續的投資和發展,不會因為短期的形勢變化影響公司的長期整體戰略,所以不存在抄底的說法。

  石油Link:GE經營著很多領域,那么GE油氣在GE整體構架中所處的位置,以及GE是如何制定本土化戰略的?

  錢翔:GE一直專注于那些對世界來說都至關重要的需求,致力于解決最具挑戰的議題。GE所從事的領域如醫療、能源、航空等等都是和國計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GE石油天然氣集團是GE九大業務集團之一。在GE的多元化業務中有重要作用。在剝離GE金融業務后,回歸工業基礎設施將會是GE的定位,油氣已經成為GE針對基礎設施解決方案的主要的,增長快,最具潛力的領域。

  中國市場對于GE石油天然氣集團非常重要。中國擁有很好的機會和龐大的需求。我們已經把很多前沿技術引入中國,包括深海油氣的采油樹技術、井口裝置、頁巖氣技術等等。我們將技術和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帶到中國,并與中國的合作伙伴一起,確保這些技術和解決方案被有效的投入市場,很好的落地中國。我們會繼續推行本地化策略,盡可能地將供應鏈當地化,加強合作,為客戶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我們堅持與強手合作實現共同發展。

  GE的信念是唯客戶,定成敗。我們實施本地化戰略是為了更快的,更好的服務本地客戶,從前端的銷售和技術支持,到本地化的工程團隊,針對全球的采購供應鏈系統。

  石油Link:GE目前在中國油氣領域提供哪些服務?優勢是什么?以及如何同其他外企油服巨頭公司競爭?

  錢翔:GE石油天然氣集團是行業先進技術設備和服務的領先供應商。我們的產品覆蓋油氣的整個產業鏈,從上游的鉆探開采用的深水和陸地油氣生產系統,從井口設備到采油樹,管匯,輸油軟管到鉆井用的防噴器,隔水管和平臺發電機組,中游和下游的大功率壓縮機組,以及關鍵區域的閥門,震動狀態監測系統以及控制系統。我們最大的優勢來自于技術的領先,GE是全球首家推出20KPsi防噴器的廠商,把我們的客戶在深水領域的鉆探從8000米延伸到10000米以上。至于競爭可以是我們的技術能力,GE的規模優勢,前瞻的戰略比如工業互聯網。

  我們同時提供管道完整性解決方案,包括檢測與數據管理、并設計和制造測井和隨鉆測量設備,為油田服務領域提供數字化管理整合方案。

  我們最大的優勢是差異化的產品與技術。我們為客戶提供的不是單純是一個產品或者是售后服務,而是產品全生命周期內有效的生產效率的保障和提高。GE在工業互聯網時代啟動數字化革命,成立數字化集團GE Digital,指向轉型成一家基于軟件技術的數字化工業企業。 在這個數字時代,GE一直致力引領工業和數字世界的融合。四年前GE開始推出的工業互聯網Predix開放式軟件平臺,是全球第一個為工業數據與分析而開發的云服務系統,并將有可能成我們競爭行業的操作標準。GE正將信息轉化成商業洞見,并將這些見解轉化為價值。為了繼續保持改變世界的力量,2015年九月GE宣布整合和加快構建數字業務,目標為2020年成為全球十大軟件廠商之一。GE的未來是把軟件、大數據和分析技術植入到工業產業當中,轉型成一家基于軟件技術的數字化工業公司。GE中國也正在積極籌備和集結本土資源,落地工業互聯網概念,摸索出適用于未來大面積推廣的標準化方法論,為中國的客戶創造最大的商業價值。

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石油Link:您有在其他國際化的油服公司工作的經歷,這對您目前領導GE油氣中國應對油氣行業低谷局面有和幫助?

  錢翔:任何一個行業都有發展周期,會經歷高峰和低谷。在過去的30年里,我曾經歷過多次油價下跌,盡管每次調整和攀升周期不盡相同,但一些基本規律還是一致的。過去工作經驗對我現在的工作有很大的參考意義。確實,當前的油氣行業正面臨挑戰,整個行業也出現了動蕩。但是,人口持續增長帶來了長期的資源需求,總有一天油價會反彈。我們將這種行業周期性波動視作一個機遇。GE打算做我們油氣客戶的穩定合作伙伴,無論是在順境還是逆境中,我們都將是一個堅韌的競爭者。與航空業的周期相似,我們將為客戶提供應對能效挑戰的解決方案。即使在目前的油價水平下,油氣行業也應當勇于競爭。

  石油Link:中國的民營油服公司在國內發展非常迅速,也在積極擴展海外市場,在中國,外企油服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么樣的?如何還能占據領導地位?

  錢翔:進入中國的悠久歷史和大規模的本土合作開發、采購,都讓GE有著很深的本土企業的作風。所以,在中國市場,GE從來不覺得是一個外國公司。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會不斷地將GE的技術在中國進行本土化。

  GE中國的核心戰略之一是源中國 匯全球。GE致力于和中國本土的企業合作,引進先進技術,推動本土企業的創新和發展,并努力把這種合作關系帶到全球市場。

  石油Link:目前低油價下,油服公司進行一系列的整合和裁員等措施,您對這個局面下油服公司的經營建議?

  錢翔:在復雜多變的油氣時代,不斷創新是保持競爭力的最好選擇。我們看到并認定油氣行業中的大趨勢:信息大數據整合和應用;先進制造業的成長;協同創新與本土化合作的機遇。

  石油Link:對使用GE產品和服務的用戶,以及GE的潛在用戶談些您想說的話。

  錢翔:GE是您可靠的合作伙伴,我們會長期投資于油氣全產業鏈,與客戶共同經歷低谷,共同成長,共同創造未來。

  首先我們會持續加強本地化,讓更多產品的設計生產落地中國,通過GE強大的工業設備研發與制造方面的優勢,以及全新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為傳統的油氣產業轉型注入新的活力。比如作為GE工業互聯網平臺應用的一部分,GE油田人工舉升設備自動控制的一體化解決方案可以在為客戶節約抽油設備運行成本的同時使設備穩定運行,達到優化產量的目的;在鉆井服務和海底采油設備方面,我們強調本地化的服務能力,在國內建立強大的本地服務團隊、備件品倉庫,以便及時地響應客戶需求,在油價長期低迷的市場環境下,與國內客戶一起降低OPEX相關的服務費用;同時,我們還擁有高科技的檢測控制技術和專業本土化的技術服務團隊,對客戶的資產健康提供有效的檢測監測及診斷,使得客戶對資產的可靠性及效率更加理解深刻并有預見性, 最終為客戶的長期滿負荷優化運營保駕護航。

  同時,隨著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近些年國內油服企業不斷走向海外市場,GE發揮國際公司的獨特優勢提供支持,一直是國內企業優先選擇的技術設備合作伙伴。專訪通用油氣中國區總裁錢翔:制造業王者歸來

  Link說:專訪結束之后,我們深深陷入思考,油氣行業傳統的制造業和服務公司如何在行業低谷的時候實現增長和繁榮,實現突圍?GE的經驗和方法給了我們很多思考。

  思考一:油氣領域的產品和服務公司是否應該重視互聯網和相關的分析技術的運用?

  整個專訪過程中給我們最深印象的是這家有著140多年制造業歷史的公司正在逐漸轉變成一家數據和軟件公司。GE正在積極的擁抱互聯網技術,將傳感器,大數據,智能分析和工業化軟件共享平臺作為公司下一個紀元發展的重心。而這正和全球范圍內提出的再工業化口號和戰略不謀而合。

  2009年11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出美國經濟要轉向出口和制造業推動的成長模式;

  2010年9月,法國政府在新產業政策中明確把工業置于國家發展的核心位置。提出法國必須再工業化;

  2013年4月,制造業強國德國不甘示弱,在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首次發布工業4.0戰略;

  工業起源國英國也在2014年推出了英國制造2050計劃;

  作為生產全世界三分之一產品的中國,2015年5月8號正式公布中國制造2025規劃,作為中國成為制造業強國的第一個10年綱領。

  然而這一輪再工業化浪潮,不僅僅是重返傳統工業和制造業那么簡單,隨著新的移動互聯網技術,大數據,智能分析的發展,一場新的技術革命正在悄然醞釀。我們認為傳統制造業,油服公司必須重視新一代互聯網技術的運用和相關產品的開發,因為未來就是一個物理實體和數據分析結合的世界。簡單的銷售一個設備或者服務,沒有配套的數據分析服務,沒有配套的大數據收集和處理中心來給用戶提供更加完備避險、運營、決策支持,而只懂得生產制造將沒有生存空間。

  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聽到傳統外企油服巨頭明確的提出要擁抱互聯網,將大數據和智能分析作為重點發展的目標或計劃。在這一點上國內的民營油服企業和世界油服巨頭是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希望看到中國制造的智能完井,全球鉆井數據分析平臺等驚艷產品的問世。

  思考二:石油天然氣行業能否共享數據?

  GE的Predix工業軟件共享平臺在四年前就開始啟動,為工業數據與分析而開發的云服務系統。而GE因此被譽為可能成為工業制造領域的Google。客戶可以自己登陸這個系統編寫他們自己的工業互聯網程序,而產生的數據和相關的服務我們不知道GE會如何處理,但是一點可以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入駐開發自己的配套產品的軟件。我們堅信這就是工業世界未來的樣子,油氣領域的數據共享,起碼是勘探開發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以及相關的風險數據共享是大勢所趨。目前就連三桶油內部各個油田之間的數據都是不共享的,信息孤島,其他國家的油公司巨頭也將數據視為公司的核心,不能共享給別人。這對人類整體降低能源開發過程中的風險和提高效率是不利的,也許短時間內大家都在關起門來造車,但是油價降低到一定水平,開發成本迫使大量公司倒閉的時候,數據共享將會是有效解決這一困局的方案之一,而現在油價直逼30美元,這一天誰知道是不是明天呢?如果這一天到來了,誰將會站在這個領域的領導地位呢?

  思考三:專注,多元化真的適合你么?

  GE總裁杰夫.伊梅爾特:我希望GE是一家科學家和工程師領導的公司,GE剝離賺錢的金融業務,開始再次專注高端制造業,這一決定也許和全球的金融環境不景氣以及美國強化對系統重要性機構的監管都有關系。但我們看到的是過去的成功不代表未來你能成功,每個公司需要保持適度的偏執和專注,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的足夠深入和精通,只有足夠深入才能橫向擴展,連GE都需要重新專注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剝離即使賺錢但非核心的業務,那么很多動不動就想搞一個商業銀行或參股銀行,動不動就想在資本市場滾雪球的公司是不是需要好好思考,如果你是一個制造企業,你專注制造領域,像GE一樣,始終站在全人類最先進的行列,那不是更好么?你為什么要去涉足金融行業呢?我覺得這是對中國很多企業的問題:你什么要搞多元化?

標簽
18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