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體育 > 籃球 > 正文

反核熱潮洶涌 臺灣核電產業何去何從?

未知 2019-10-20 09:59

  核四的爸爸、祖父、曾祖父:核三(1984年商轉)、核二(1981年商轉)、核一(1978年商轉),如果以一般核電廠40年的壽命來算,他們都是八十歲左右的耆老,也是國民黨一黨獨大時代遺留下來的老東西。政黨輪替后,視核能為寇仇的民進黨,兩眼緊盯著正在興建的核四廠不依不饒,卻對核電三個老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此,這老三廠才得以在兩黨夾縫中存活,繼續老驥伏櫪,提供了臺灣五分之一的電源,對三十年來的電價、物價穩定與急速工業發展所需,默默做出他們卓越的貢獻。

  而這個新核四發電廠,雖然按照比前三個老廠更先進、更嚴格、更耐震、更安全的規格去打造,也經過島內外專家們用科學方法進行多年的評估與論證,都認為安全無虞,卻有某些不學無術的名嘴、命理師鐵口直斷,說他命中帶衰,非得趁他還沒出世前把它給做掉了,否則長大后一定會克死一大票人。有些崇日派則認為,日本這么進步偉大的國家,福島核電廠都經不起地震考驗,落后日本一大截的臺灣,土洋拼湊出來的核四電廠,哪經得起一點折騰?

  諷刺的是,一向被崇日派人士認為遠比臺灣更科學、更先進、更一絲不茍、更謹慎小心的日本,明知道自己國土就位在亞洲最嚴重的斷層帶上,卻早在1963年建造了第一座核電廠,比臺灣核電一廠早了15年。日本37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訖今五十年總共建造了57個核電電廠,平均每一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就有1.5座核電廠,69個反應堆(平均一個核電廠有4到6個反應堆)。如果按照反核人士的邏輯,整個日本不就坐落在核子反應堆上,隨時有可能因為地震而被核爆炸得亡國滅種,不是嗎?如果因為擔心地震或人為錯誤就要徹底廢核,日本難道不該比臺灣還更要緊張一萬倍?日本人是否更得拼著老命立刻廢掉所有的核電廠?

  核能是一門科學,駕馭得好,可以造福人類,駕馭不了,就有可能被反噬。這就跟飛機一樣,飛機制造得好、航道管理得好,開飛機技術好,保養維修得好,就以給人類帶來無限便利;如果飛機制造不佳、航道管理不善、飛行員訓練不足、飛航技術不好、保養維修又不到位,就有可能造成嚴重飛航事故甚至造成大批人員死傷。但是如果因為擔心飛航不安全,有可能造成大批人員傷亡,就不準飛機飛上天,是不是有點矯枉過正?有些反核人士拿出過去核電廠的內部維修記錄來證明核電廠不安全,不就正像拿出每部飛機的維修記錄來證明這部飛機不安全?請問,那部飛機不需要定期維修不需要換零件?

  遺憾的是,核能與核安在臺灣,已經不再是一門科學,它已經被政治人物操作成了一個政治議題、民粹之爭。也就是說,核能安全已經被當成了宗教信仰,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挺核與反核兩派之間,已經沒有共識、互信或交集,除了互相攻擊、互噴口水,互相潑糞之外,即令找了島內外一流專家來評估,都無法讓另一方信服。一旦科學之爭被政客操作成政治議題、民粹之爭,就再也無法理性溝通。朝野之間,除了政治算計、國會攻防、選票計算之外,人民的福祉,似乎已經不再是政黨與政客最關心的事。

  這就跟去年美國牛肉進口事件一樣,即令有關單位拿出科學證據、外國檢測標準,都無法讓在野黨與支持者信服。執政黨提出一個通行的微量檢標準作為把關依據,在野黨卻堅持一定要零檢出,否則是不依不饒。又是公投、又是游行,再加夜宿立法院五天四夜,完全是意氣用事對著干,那里還有理性的討論?最后呢?聯合國的標準一出,在野黨立刻棄甲卸兵、沒有了聲音,讓支持者覺得被民進黨狠狠耍弄了一番。這次的反核、挺核之爭,不也是一樣?執政黨用核安評鑒結果作為能否商轉的依據,在野黨則要求立即停建零商轉作為反制,沒得商量,并準備采用游行、抗爭、罷免等焦土抗爭的老戲碼,讓臺灣繼續虛耗在無止境的內斗上。

  臺灣追加核電400億預算惹爭議

  臺灣行政院要求臺電將提出的核四追加預算為最后一次,而傳出將于6月才能完成估算工程預算,并約在300、400億元左右。對此臺灣太陽能業者表示,在此金額數據上早已可蓋好幾座太陽能電站了!

  為使太陽能產業打開出海口,行政院去年8月釋出計劃國發基金100億元協助業者爭取或承接海外電廠標案。此金額僅為核四預算的三分之一,且業內人士估基于臺灣電池產能規模達6GW以上,100億元估僅能承接100MW標案,且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更指出,平均分擔來承接小電廠案件對于整體產業象征意義仍大于實質意義。

  名列全球前十大的太陽能電池業者主攻海外市場對于上述政策抱持正面態度,但若就公司根基臺灣而言,核四追加400億預算光是對照著國碩臺南學甲太陽能電站造價約在8000萬元左右并有銀行融資,核四所追加的預算早就可以蓋好幾座月產萬度電規模且干凈安全的太陽能電站了!

  新閣揆江宜樺上任后釋出臺灣的能源政策義無反顧的走向,除了再度點出了去年陳揆任內的能源政策與價格調漲的勢在必行是眾人心里有數也將建立溝通核能與核安的黨政溝通平臺,對于核四正式商轉時間并未拍板。但已要求臺電將提出的核四追加預算為最后一次,以后不得再追加。

  臺灣民眾上演快閃行動反對核電建設

  據臺灣媒體報道,從提案到興建,走了33年的核四,如今已到存廢關頭。馬當局宣布啟動核四公投,行政院長江宜樺更以下臺與停建對賭。

  日本福島核災即將滿兩年,引爆全民對核安的疑慮;在藍綠之外,名人紛紛搭上反核列車,3月9日的廢核游行吸納過去不曾有的公民力量。此波反核將有何種局面?

  今年1月18日,反核電團體在經濟部大門前示威,訴求核四立即停建;但就在這場示威的前兩日,200名苗栗縣民組成的反風車自救會,也夜宿能源局,抗議風力發電帶來噪音,要求撤銷廠商在當地開發風電的許可。

  近幾年,在經濟部前抗議核電、抗議風力發電的團體從沒消失過。當局遲未能解決核四存廢問題,卻也沒能放開大步推動風力發電等替代核電的能源,電從哪里來?臺灣缺電、漲電價的實際恐慌,從沒解決過。

  如今,在社會出現前所未有的反核高聲浪之際,當局卻突然要民眾公投決定核四存廢,形同要民眾公投決定:處在十字路口的臺灣能源政策,到底要往何方。

  能源局與臺電公司目前已重新全面評估,核四不商轉的代價。

  說實在的,臺灣是個能源缺乏的小島,從農業社會進步到工業社會,能源日益短缺。用核能取代進口石油、液化氣、煤炭,是個不得已的選擇。如果能源足夠應付工業化發展的需要,何須砸大錢來建核電廠?從三十年前興建核電廠至今,已經提供了臺灣20%的能源。沒想到,為了贏得即將到來的五都選舉及2016總統大選,民進黨幾位頭頭,竟然把核能當成了人民大敵,還大言不慚的說,興建核電廠,是這一代人所犯下的錯誤。并把廢核四當成未來選舉議題的主軸,不惜在國會進行焦土抗爭。

  這個多災多難的核四,從1999年動工,原定2011年商轉,總經費已經投入三千億,卻因為民進黨的非核家園主張一再杯葛,現在已經成了臺灣最貴的爛尾樓;每停工一天,就多損失一億。即令臺灣經濟不景氣、負債累累,政府還勒緊褲帶投入三千億,現在似乎全打了水漂,卻沒人感到心疼,十足的敗家子行徑!這三千億可都是人民的血汗錢,這些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不擇手段的政客們,寧可看著核四廠成為爛尾樓,也不心疼停工造成的名譽損失與違約金,等于是把大把大把的鈔票往窗外丟,難道他們的心不是肉做的?

  反核家園大聯盟執行長斬鐵釘釘地說:臺灣根本不需要核電,也不相信沒有核電電價就會漲。不知道他的根據是什么?難道那些核能專家、經濟學家都比他蠢,所提出的數字與建言,都比不上這位執行長的鐵口直斷?如果再多的科學證據、財政數字都無法說服民進黨政客與那些反核人士,我們建議不妨采取下列幾項措施:

  其一、立即讓位于恒春的核三廠停機,只靠當地的水力、風力、火力發電;也就是說,臺電對南部綠營執政縣市減少不多不少二十趴的供電量三年,直到下次總統大選為止,看看民眾的接受程度如何?實驗看看是否真的可以不需要核電也不用提高電價?是否當地的農漁工業完全不受影響?如果證明反核家園大聯盟執行長所說的是對的,那么我們就可以放心地將其他核電廠一一關閉,投給民進黨總統候選人一票,讓他們實現他們非核家園的主張。否則,就投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一票,讓核四得以完工商轉。

  其二、向核電廠世界第三多、又位于嚴重斷層帶上的日本取經,找出廢核的最好方式,或一起合作尋找更好、更干凈的替代能源,又不需要提高電費,又可以維持日本的經濟所需,也可以讓臺灣達到如蘇貞昌主席所說的4%GDP經濟成長率?

  其三、與其把三千億人民血汗錢丟到太平洋,把核四變成最昂貴的爛尾樓,何不繼續完成硬體建筑后,卻暫時不把燃料棒插入核子反應爐進行商業運轉。好處是這是兩派人士的妥協底線,另一方面如果那天石油煤炭因為天災或人禍而無法繼續進口,隨時可以將儲存或進口的燃料棒,插入反應爐發電,讓臺灣可以不因石油、煤炭、天然氣嚴重短缺而造成民生凋敝、經濟崩潰、困坐愁城。

  其四、朝野兩黨與其在國會里焦土抗爭、拿錢不干事,何不訂出一個十年廢核的計劃,每年減少供電至少二趴,并讓核一、核二、核三在五到十年間按照其規定年限陸續除役,最后總共減少二十趴,就可以完全廢除核能發電,實現廢核家園的終極目標。也就是說,無論下一、二任總統由誰來當,都得繼續完成這個十年廢核的計劃。要不要增加電費、要不要發展替代能源、要不要強迫全民減少用電量、犧牲冬暖夏涼的舒適生活、要求各行各業減少用電,由執政者決定。如果民眾都能支持,中小企業、餐廳攤販都能配合限電,經濟又能持續4%以上的成長,那么廢核大業,就可以在十年內水到渠成。

  我們要呼吁朝野兩黨與反核挺核兩派人士,少些情緒化對抗,多些理性思考。不妨用十年時間來證明,沒有了核電,臺灣依然繁榮興盛、國泰民安。如果臺灣果真如此經得起考驗,誰曰廢核不宜?反之,就得在通過核安檢測的前提下全力支持核電,不再說三道四。但是如果朝野政爭的結果,決定立刻停建核四,將其變成最貴的爛尾樓,狠心地把三千多億丟到垃圾桶里,臺灣人民也只能自認倒楣,繼續勒緊褲帶,誰叫咱們選出這樣的混蛋政客。但是如果那天突然因為國際局勢丕變讓各種天然能源無法進口,那時連作為備胎的核電都無法進行運轉替代時,那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標簽
18选5